书架
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525. 主播大厅 负七层的拍卖会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第四百六十三章


诚信至上直播间内,从头看到尾的观众们已经开始了分析:



“要我说,现在最该回的是之前那个游泳馆啊,游泳馆才是一切事件的核心,而且最后王妮也是在游泳馆里被杀死的,这里同样也是她的藏尸处,两人最后那个吻也很有问题,不回去那里我不明白……”



“什么游泳馆,分明是图书馆更关键啊,别忘了王妮和李察都先后去了图书馆,李察书包里也有图书馆的借阅卡,图书馆在副本里的机密程度一看就不一般,它才是破局关键吧!”



“哈哈,前面的几位傻逼吧,你们都没意识到吗?只有在阶梯教室的时候,关键的主人公里才出现了空缺啊!这么多场景都被填补的这么满,你们不觉得一个单一空缺的位置很奇怪吗?”



直播间内,想法不同的观众争论的不可开交。



但在直播间外,却不受任何影响。



四下里一片死寂。



温简言静默地站在原地,感到自己的脊背上窜起一层层的寒意,系统的余音似乎还在耳边回荡着,在黑暗中激起阴冷的涟漪。



——它说,还有最后一次机会。



如果这次机会用完,他还没有完成这个所谓的“任务”呢?



会发生什么?



温简言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。



他晃了晃脑袋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

思考,思考。



在这看似严密,毫无漏洞的虚假世界之中,到底哪里存在破绽?



忽然,脑海之中闪过刚刚发生过的一幕。



镜子里,一双鲜血淋漓的眼眶“注视”着他,微笑怪异地问道:



“你找到我了吗?”



“……”



温简言微微一怔,猛地抬起眼来。



“你有想法了?”



一旁,雨果似乎注意到了温简言表情的变化,开口问道。



“……或许。”



“有多大把握?”



“不大。”



温简言的眼底情绪闪烁,他抿紧了唇,缓缓说道,“但值得一试。”



雨果单手捂着腰腹,掏出一根烟叼在唇边:



“好,那就听你的。”



接下来,只见温简言用力地闭了闭眼,深吸了一口气。



然后,他这才抬起眼,直直地注视着面前的黑暗,郑重其事地说出了自己的答案——



在话音落下的瞬间,周围的黑暗开始飞快散去,光影在四周飞快变幻,色彩织成的线被拉扯扭曲,不过眨眼间,周围的场景就已经改变。



头晕目眩的感觉开始消散,温简言抬起眼,环视着周围的一切。



没错,他确实回到了他所选择的场景内。



喧嚣的人声在耳边回荡着,年轻的大学生们汇聚成人流,在他的身边穿梭,向着面前的建筑物内走去。



不远处,低矮的椭圆形的建筑物矗立在原地,四下里弥散着生机勃勃的烟火气。



——这里是食堂。



他们再一次来到了食堂外。



两人站在原地,任凭着其他人在身边来来去去,像是流淌不息的河流中唯二不动的砥柱。



“……你选了这里。”



雨果缓缓地挑起了眉头,露出了一个有些意外的神情。



温简言:“……是。”



诚信至上直播间:



“……”



“……??”



“呃……我不明白,他回来这里干什么??”



“食堂?啊?这里有什么问题吗?”



“那么,你要找的是什么?”



雨果环视着四周。



“……”



温简言深吸一口气,他虽然没有表露出任何紧张的神色,但肢体却是时刻紧绷着的,他缓缓开口道:



“……再等一等。”



人群川流不息,喧嚣笑闹不绝于耳。



“那个……同学?”



一道声音从背后响起。



温简言扭头。那是一个看着很年轻的大学生,见温简言看了过来,对方很快移开了视线,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:



“那个……我能要你个联系方式吗?”



无论是羞窘的神态,还是说话的语气,都和先前毫无区别。



温简言眯起双眼,忽然笑了:

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

诚信至上直播间:



“?”



“???”



“??!!!”



在温简言话音落下的瞬间,周边的一切似乎都变得安静了下来,不远处,那个男大学生脸上的微笑忽然消失了。



不,不是消失,是融化。



他的五官飞快地融化,扭曲,最终像是加热的颜料一样流淌而下,最终只剩下一片空白的脸孔。



“……”



面对如此惊悚诡异的景象,温简言却好像早有预料,他面无表情,一言不发,双眼死死地盯着对方。
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四周,所有的大学生都消失了。



冰冷的日光下,只剩下了三道孤零零的身影。



雨果想要上前,但却被温简言伸手拦了下来。



温简言的呼吸微微急促,他摇摇头,肩膀紧绷,像是在说——再等等。



“——你找到我了。”



没有脸的人用熟悉的、混合着李察音色的声音说道。



下一秒,像是烈日下的雪人,眼前的整个人形都开始飞速溶解,变成了由血肉混合成的血泥,不过短短两秒,就变成了一颗眼球的形状,最后被蒸发的一干二净。



放眼望去,食堂前,只剩下温简言和雨果两人。



四下里一片死寂,如同坟冢。



“……是他?”雨果注视着肉泥消失的方向,问,“你怎么判断出来的?”



温简言垂下手,掌心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已经变得一片潮湿。



“只是……一些简单的逻辑推理罢了。”



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